观察∣全家腐 全家覆

时间:2021-04-15 来源:七一网 作者:佚名 点击:0

  

  

  父贪子随双双入狱、夫妻同贪共腐同日被惩的悲剧为何频频发生?“对家人失管失教”、“家风不正”、“家教不严”为何屡现处分通报?如何防范贪腐父子、收钱夫妻等家庭式腐败?

  

  

  父子齐贪腐,共同受贿1800余万元

  身陷囹圄的曾令亮清楚地记得,2006年下半年的一天,商人高某通过儿子曾国光联系自己,表达了想在地产开发相关事宜上谋求帮助的想法。

  彼时的曾令亮意气风发,一年前刚被提拔为湖南省国土资源厅助理巡视员,同时身兼长沙市国土资源局党委书记、局长,直接参与决定长沙市的土地使用权出让、土地征用审批等事项。

  面对与儿子有同窗之谊的高某,曾令亮并没有思考太久就利用职务便利,帮助高某所在公司在长沙市岳麓区某地块土地使用权转让、转让价格优惠以及转让价款支付期限变更等事项上谋取利益。

  尝到甜头后,高某故技重施,拉着曾国光一起找曾令亮“咨询”项目。看到儿子也参与其中,曾令亮就没有反对,还冠冕堂皇地叮嘱道:“注意,别影响招商引资,注重协调,别把事情搞砸。”

  在曾令亮的支持下,高某及曾国光等人以湖南某公司的名义参与重庆某公司投资的浏阳仙人造水库土地整治项目,并从中获取利益。2010年3月,重庆某公司在湖南这家公司没有参与任何土地整治工作,也没有任何资金投入的情况下,以支付补偿费的名义给予该公司1500万元。

  “实际上,重庆这家公司就是高某所在公司,所谓补偿是为了感谢曾令亮、曾国光在业务上的‘关照’。”据办案人员介绍,在征得曾令亮同意后,曾国光分得450万元。

  2011年,曾国光计划购买房屋。高某深谙“围猎”之道,表示可以优惠卖给曾国光一幢别墅。同年6月,曾国光以岳父的名义购房并支付购房款,优惠了59.35万元。面对这样的巨额优惠,曾家父子并没有拒绝。

  曾国光自然懂得这是商人的圈套,但他早已深陷其中。调查显示,曾国光与父亲曾令亮通谋共同受贿金额超过1800万元。

  2018年7月,湖南省纪检监察机关同日对曾令亮父子分别立案审查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在曾令亮受贿案一审宣判后不久,曾国光也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5年,并处罚金50万元,违法所得被追缴,父子二人双双入狱,家庭付出惨重代价。

  

  

  

  祸起萧墙,家庭关系演变成通谋腐败的利益关系

  与亲属共同贪腐而最终被查的不止曾令亮父子。据统计,党的十九大以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的中管干部党纪政务处分通报中,违纪事实涉及亲属的占近60%,一半以上属于利用职务上的影响和便利为亲属谋取利益。在各地纪检监察机关查处的案例中,贪腐父子、收钱夫妻甚至全家腐等家族式腐败情况也屡次出现。

  2020年11月24日,重庆市铜梁区纪委监委发布通报,原重庆市金龙工业园区管委会党组成员、副主任林辉江被开除党籍,铜梁区计划生育协会原党组书记、副会长罗天琼被开除党籍和公职。林辉江和罗天琼夫妻二人,同为党员领导干部,不但没有相互督促共建清廉家风,反而通谋合伙贪腐,把权力当作自家的“致富工具”。

  “我与罗天琼约定好,凡是这种不干净的钱就由我出面接收,这样罗天琼的账户就很干净,有关部门也就查不到我们。”2009年,在共同收下朋友送来的20万元后,“妻子前台办事,丈夫身后收钱”成了二人的贪腐套路,家庭关系演变成了通谋腐败的利益关系。

  2008年至2013年期间,林辉江与罗天琼通谋,利用罗天琼担任铜梁县国土房管局副局长、局长的职务便利,涉嫌共同收受钱款200余万元,为他人在项目承揽推进、款项拨付拆借、国土房管手续审批等方面谋取利益。

  “‘家庭生活逐利化’、‘亲情物质化’,是贪腐官员家风败坏的典型特征。”首都经济贸易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师武潇斐认为,肆意行使权力,千方百计为自己、为家庭、为亲人谋利益,结局只会是“拔出萝卜带出泥”,整个家庭遭受致命打击。

  甘肃省人大常委会农业与农村工作委员会原副主任张令平就是一人落马、全家涉案的典型。

  据办案人员介绍,张令平是家中长子,也是兄弟姊妹中最有出息的一个,对妻儿和3个妹妹非常“关照”,只要是家人提出的要求他都答应,只要是能给家人带来利益的事他都干。家里人打着他的旗号、利用他的职权谋利,他先是默许,继而纵容,最后甚至靠家人收钱收物、管钱管物。“张令平就像是一棵‘发财树’,靠着这棵大树,夫唱妇随,父贪子占,兄妹一气,一家人全部涉案。”办案人员说。

  

  

  家风不正滋生腐败、贻害家庭

  “将教天下,必定其家,必正其身。”党员干部的言行举止直接影响着家庭成员。

  “腐败的本质是权钱交易,我如果能够严格秉公用权,家人哪有腐败的空间?家风败坏首先是我本人作风出了严重问题,核心是我本人政治素质、廉洁自律方面不过关。”被通报“家风败坏,伙同家人大肆收钱敛财”的海南省委原常委、海口市委原书记张琦忏悔道。

  张琦家风的演变,与他本人的所思所想、所作所为息息相关。在他埋头苦干、克己奉公的青年时期,妻子知书达理、勤俭持家;随着张琦生活堕落、作风糜烂,妻子逐渐变得爱慕虚荣、贪图享乐;张琦信念崩塌、思想变质后,大肆敛财的妻子、不务正业的儿子已经无法回头,最终家破人散。

  值得注意的是,领导亲属、身边工作人员等利用和领导干部的关系谋取私利的现象也屡屡发生。张琦的司机周某,利用张琦职权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在工程项目招标,土地招标、拍卖、挂牌等方面为他人提供帮助,单独或伙同他人收受现金450万元;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党组成员、副主任张茂才的司机乔立志,帮他人承揽价值数亿元的工程,先后收受好处费近376万元;湖南省衡阳市委原书记李亿龙家的保姆胡兴红,凭借与领导“说得上话”的便利,帮人调动工作,从中捞取好处费。

  

  

  抓住关键少数,强化家风建设,防范家庭式腐败

  领导干部的家风,不是个人小事、家庭私事,而是领导干部作风的重要表现,关系到党风政风,影响着社会风气。

  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把领导干部家风建设纳入作风建设范畴,以党内法规形式予以制度化。《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明确要求领导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必须注重家庭、家教、家风;《中国共产党廉洁自律准则》明确将廉洁齐家列为党员领导干部廉洁自律规范的一项重要内容;《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明确了党员领导干部不重视家风建设、对配偶、子女及其配偶失管失教的处分规定。

  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坚持一体推进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标本兼治、综合治理,引导推动党员领导干部注重家庭、家教、家风建设。例如,针对“贪腐父子”等案件暴露出的问题,湖南出台《关于禁止利用领导干部职权或者职务上的影响“提篮子”谋取私利的规定》、《关于坚决抵制和严肃查处利用领导干部名义“打牌子”办事的规定》等规定,从制度层面对党员干部行使权力作出规范,严防“家族式腐败”。


原文链接:https://www.12371.gov.cn/Item/575604.aspx
本网概况 | 联系我们 | 会员服务 | 免责声明 | 项目网站简介 | 网站地图 |
政讯通•乡村干部法制调研中心 政讯通•乡村舆情监测中心 中农兴业•乡村信息化服务中心